资讯分类

83岁老太医院输液时去世 抢救时医院找不到呼吸机

来源:中国健康界
http://www.cn-healthcare.com/news/hospital/2013-01-25/content_417665.html 中国健康界-医院新鲜事
日期:2013-01-25

16日下午4时左右,83岁的蔺东英在家中出现打嗝恶心的症状,其家人拨打急救电话,并送往了博兴县人民医院 ,然而16日晚10时40分左右,老人就猝死在医院。“来到医院就做了一个心电图,然后开始输液 ,可是输液到第三瓶的时候,人就没了!”蔺东英的孙子宋道鲁说。

噩耗>>

输液6个小时后,老人离世

16日下午,家住滨州市博兴县曹王镇东鲁村的蔺东英突感恶心,并出现嗝气和脊椎疼痛。蔺东英的家属立即拨打急救电话,并由救护车把老人送至了博兴县人民医院。医院给老人做了心电图,并开出输液药方。随后,老人在小儿子宋立奎和小女儿宋连梅的陪同下进行输液。“母亲(蔺东英)虽然今年已经83岁,但身体一直不错平时能自己做饭,上午还去赶集。当天下午送到医院后,几个兄弟姐妹都过来看母亲,感觉母亲并无大碍,就只留下我跟弟弟宋立奎在守护,可是没想到短短几个小时后母亲会过世。”宋连梅这样描述着当天的事情经过。

记者在蔺东英的病历上看到,初步诊断为胃炎、冠心病、脑梗塞、高血压。宋连梅告诉记者:“当时医院只给老人做了心电图和并量了血压,其他检查都没做。我们继续询问病情,一位医生只是简单回答可能是心脏缺血,对于开出的治疗药物,他们也没有具体答复是什么药物。10点前后老人感觉难受,呼吸困难,经过40多分钟的抢救,老人还是没醒过来,更为奇怪的是抢救期间竟然找不到呼吸机。”

谈判>>

最终院方同意做医疗鉴定

宋道鲁得知奶奶蔺东英生病住院,16日下午7点多赶往病房看望,看到奶奶并无大碍,随后就离开了,可是没想到当晚10点前后就接到传来噩耗的电话。接到噩耗的还有蔺东英的几个子女及其孙侄,不少亲属们赶到了医院,“太突然了,上午还好好的,晚上人就没了。”蔺东英的另一个孙子宋道奇激动地说。

当天晚上蔺东英的亲属们悲痛过后,开始质问医院讨要说法,宋道奇说:“人没了,总要有个说法吧,主要是太突然了。后来经过医院跟家属的同意,最终决定和谈,并邀请了博兴县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部分人员前来,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东鲁村的村书记、两委成员以及曹王镇上的一些领导们也来了,不过一直没有谈判出最终的解决办法。”

双方持续僵持,可是当时蔺东英的遗体还在博兴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经过连夜谈判,多方都在调解,18日凌晨两三点钟,医院却放弃了之前的调解方式,转变成了以做医疗鉴定为解决方式,最终院方决定先做医疗鉴定责任,再根据责任大小赔偿家属精神抚慰金、丧葬费等在内的11万7千元,并先付家属2万元。老人的遗体还在医院也不是办法,我们最终勉强默认了。”宋道奇向记者介绍“谈判”经过。

宋道鲁还说:“医院没有早先说好去做医疗鉴定,而是找来了很多部门前来调解,可最终医院改了处理方式,给家属的答复是先做医疗鉴定,再定有无责任以及责任大小,早知如此为什么要喊来博兴县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人员。”记者咨询了当时参加调解的东鲁村一位两委成员宋传远,他说对于此事当时确实讨论了很久,对于为什么最终改成了去做医疗鉴定他也表示不解。博兴县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一位郭姓负责人也参与了当晚的调解,他也证实18日凌晨院方确实在调解最后更改了处理方式。

求真>>

估计春节后才能查明死因

20日,蔺东英老人出殡了,可是她身后一场争论还在持续。如今蔺东英老人的亲属们还在等待医疗鉴定的结果。宋道鲁说:“这个医疗鉴定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有人告诉我估计要等到春节以后吧。老人都走了,还不知道老人如何走的,心里确实难受。”

[作者:作者:    编辑:华女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