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资讯分类

首页

透析与肾移植患者抑郁焦虑心理的比较及干预对策

来源:爱医人才网-职场话题
日期:2012-06-21

中图分类号:R4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9993(2000)01-0007-02

The Comparison between the Dialysis Patient and the Kidney Transplantation in Depression and Anxiety and Its Nursing

JU Zhong-ming,HUANG Li-ting,YU Yan-buo
(Department of Medicine,Greneral Hospital of Tibet Military Region,Lasa,850003,China)

Key words:dialysis; kidney transplantation;depession; anxiety; nursing

慢性肾功能衰竭(CRF)是以不可逆的肾小球滤过率下降为特征的临床综合征。该病病情呈进行性,预后恶劣[1]。但近30年来,随着透析和肾移植技术的发展,患者生存期大为延长,尤其是肾移植手术的发展与应用为众多CRF患者带来福音。由于经济水平的限制、肾源的紧缺以及地区医疗水平的差异,在我国,透析治疗仍是维持CRF患者生命的主要手段。为配合临床护理工作的开展,我们分别对肾移植和透析患者的心理状态进行了调查,并加以分析,提出一些针对性的护理措施。现报告如下: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1.1.1 肾移植组 1998年7月至9月行同种异体肾移植术后第30天的CRF患者28例,年龄22~65岁,平均41.32岁;男17例,女11例。
1.1.2 透析组 1998年8月至10月因暂缺肾源行透析治疗的CRF患者21例,其中腹透4例,血透17例;年龄26~68岁,平均30.67岁 ;男14例,女7例。
1.2 研究方法 采用抑郁自评量表(CESD)和焦虑自评量表(SAS)调查肾移植术后第30天和透析患者的心理状况。患者均自愿填写,两组患者的年龄、性别及文化程度经统计学分析均无显著性差异。

2 结果
2.1 CESD、SAS总分,见表1。

表1 两组患者CESD、SAS总分比较(±s)

组 别 n CESD SAS
肾移植组 28 31.714±10.036 29.929±5.617
透 析 组 21 40.000±10.986 36.952±7.972
  由表1可见,透析组患者CESD和SAS总分均数均显著高于肾移植组(P<0.01);两组总分均数均高于国内常模。
2.2 CESD诸因子分值,见表2。
表2 两组患者CESD诸因子分值比较(±s)

因 子 肾移植组
(n=28) 透析组
(n=21) P
食欲减退 1.250±0.645 2.095±1.136 <0.01
自卑 1.821±1.219 2.714±1.102 <0.05
注意集中困难 1.607±0.685 2.238±1.044 <0.01
乏力 1.679±0.863 2.333±1.064 <0.05
自卑感 1.286±0.599 1.905±1.021 <0.01
空虚感 1.571±0.790 2.333±1.197 <0.01
忧愁 1.464±0.576 2.286±1.102 <0.01

由表2可见,透析组以上7项因子的得分,显著高于肾移植组。未列出的13项因子分值两组间无显著性差异。
2.3 SAS诸因子分值,见表3。
表3 两组患者SAS诸因子分值比较(±s)

因  子 肾移植组
(n=28) 透析组
(n=21) P
发疯感 1.000±0.000 1.190±0.402 <0.05
不幸预感 1.536±0.838 2.810±1.167 <0.01
躯体疼痛 1.214±0.499 1.810±0.873 <0.01
乏力 1.679±0.625 2.867±0.966 <0.01
静坐不能 1.536±0.793 2.143±1.014 <0.05
心悸 1.643±0.780 2.286±1.231 <0.05
头昏 1.143±0.356 2.000±1.000 <0.01
晕厥感 1.075±0.262 1.524±0.752 <0.01
呼吸困难 1.214±0.499 1.810±0.981 <0.01
尿意频繁 2.821±0.945 1.571±0.870 <0.01
睡眠障碍 2.000±0.943 2.810±1.028 <0.01
恶梦 1.429±0.634 1.905±0.831 <0.05
由表3可见,透析组以上12项因子分值与肾移植组比较均有显著性差异,但肾移植组的“尿意频繁”分值高于透析组;余未列出的8项因子分值两组间无显著性差异。

3 讨论
调查结果表明,CESD与SAS分值均数透析组均显著高于肾移植组,其主要原因有:
3.1 强烈的自卑感 透析患者每周2~3次的透析治疗,使患者不可能象正常人一样工作生活。中青年患者作为“家庭支柱”及社会各种角色的实践者,频繁的透析易使他们感觉失去自身价值,渐而产生悲观情绪;老年患者因社会对其关注程度逐渐下降,常有明显的孤独感,疾病的长期折磨,更加重了他们的自卑感。
3.2 自责心理 透析患者常常自问“为什么会得这种病?”并搜索自己以往生活或工作中的一些环节,从而产生内疚与悔恨,出现过分自责的情绪。迁延漫长的疾病过程,使患者对康复失去信心,承受力下降,他们抱怨自己给家庭与他人带来累赘和不幸,表现为情绪低落,渐而产生悲观厌世情绪,甚至发生自杀行为。
3.3 躯体的长期不适感 虽然每次的透析治疗,能暂时改善或缓解CRF患者躯体的不适感,但患者大部分时间仍生活在痛苦之中,并因此影响食欲、心境。表现为食欲差,兴趣和愉快感丧失,缺乏生命活力,感觉度日如年。
3.4 自身的不确定感 透析组患者尽管在等待肾源,且一旦配上型,即成为肾移植者,但实际上他们对手术时间及术后效果并不了解,未来对于他们仍然是个未知数。这使得他们总是忧心忡忡,心境不佳,时常表现得暴躁、易怒。在CRF患者维持生命的治疗方式中,肾移植术明显优于透析治疗。虽然肾移植组患者,要承受较透析组患者成倍高的经济负担,但肾功能的恢复、生活自理程度的提高及心理状态的改善,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使不少患者恢复了以往的工作,继续体现自身价值。本调查结果显示,90%以上肾移植患者感觉“又一次获得新生”。

4 干预对策
4.1 消除患者的不确定感 等待肾源的患者对肾移植抱以极高的期望值,但又十分担心手术失败而致希望破灭。针对于此,护士应从增加患者对肾移植术效果的了解入手,诸如介绍目前肾移植一年存活率已达92%以上并在不断增加[2];同时还可请肾移植成功的患者现身说法,以消除待手术患者由于不确定因素而引起的不良心境。
4.2 增加家属对患者的支持度 频繁的透析给患者家属带来诸多不便,也是患者产生自责、内疚心理,影响疾病康复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对于透析患者,护士还应加强和引导家属对患者的关心与照顾,使之了解CRF,了解透析可能造成的生理及心理伤害,了解肾移植对于CRF患者的必要性等,从而理解患者的种种表现及心境,并照顾、支持患者,给患者以希望和力量,减轻其自责、内疚,以平静的心情对待疾病。
4.3 帮助患者树立信心 做好疾病知识宣教,使患者对CRF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以消除他们对CRF的过分恐惧;护士可用工作中的亲眼所见或报刊杂志上有关与CRF顽强斗争的生动事例来开导启发患者,从而调动他们的积极因素,增强心理承受能力,使其振作精神,树立信心。
4.4 特别加强对中年患者的心理干预 透析组约2/3为中年患者,他们在家庭中担当“家庭支柱”的角色,因此他们特别需要心理干预,使他们认识到治疗疾病是当务之急,身体恢复健康是家庭和事业的根本。在与患者交谈中,也可特意给他们介绍一些不积极配合治疗而使病情恶化的实例;另一方面,可动员其家庭和工作单位妥善安排患者所牵挂的人和事,尽量减少他们的后顾之忧[3]。
4.5 加强对肾移植术后患者用药的观察与指导 CRF患者肾移植术后,需终身服用免疫抑制类药物,他们一方面担心排斥反应,另一方面又害怕长期服药的副作用,因此易产生矛盾心理。护士一方面要有高度的责任心,细心观察,密切注意患者的用药心理反应,并就药物的作用及服药的重要性作耐心、客观、科学地解释,纠正患者对药物的认识偏差,激发其良好的心理反应,从而确保药效;另一方面护士应对患者进行自我护理教育,帮助患者减少或避免用药的副作用,同时帮助患者淡化“病人”角色,使其逐步恢复日常生活状态,早日回归社会角色。  

鞠钟鸣(1976-),江西南昌人,大学本科,西藏军区总医院外四科护师,主要从事高原病护理及心理护理研究
鞠钟鸣(西藏军区总医院 内一科,西藏 拉萨,850003)
黄丽婷(西藏军区总医院 内一科,西藏 拉萨,850003)
于燕波(西藏军区总医院 内一科,西藏 拉萨,850003)

参 考 文 献

[1]许国铭,李 石.内科学及野战内科学[M].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出版社,1996.461
[2] 扬俊伟,黎磊石.美国肾移植临床资料的十年回顾[J].肾脏病与透析肾移植杂志,1998,7(1):84
[3] 李心天.医学心理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6.268~270

[作者:zym    编辑:job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