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资讯分类

首页

为了恢复全国“无脊灰” 新疆强化阻击脊灰疫情

来源:医学教育网咨询中心
日期:2012-06-15

“在全国同年龄段医生中,我可能是见过脊灰患者最多的人之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神经内科 主任朱沂说,“这个数字大概有20多个。”去年8月,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发现首例输入性脊灰确诊病例,打破了我国连续11年维持的无脊灰状态。疫情的发生,使朱沂对这个自己常年研究的病种又有了更多直观的认识。

自疫情发生至今近1年时间内,新疆在全自治区范围内开展了5轮强化免疫活动,用6个月时间控制住了脊灰野病毒的传播,实现了将脊灰疫情阻击在南疆、消灭在新疆的目标。今年4月中旬,“中国新疆”终于从世卫组织公布的“全球活动性脊髓灰质炎暴发地区名单”中删除。

每轮免疫都有超过9万人上阵

去年10月9日,新疆阿克苏市确诊最后1例脊灰病例。在此前3个月中,新疆共报告脊灰确诊病例21例,死亡2人,确诊病例分布在和田地区(13例)、喀什(6例)、巴州(1例)、阿克苏地区(1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党组书记殷宇霖介绍,疫情发生后,世卫组织立即派出专家组来疆,与我国疾控专家一起就控制疫情进行探讨分析,最后确定通过5轮左右的应急强化免疫接种,筑起有效的人群免疫屏障。

“第一轮开展了10天,全乡接种率达97%以上;第二轮强化免疫,只有20%的居民按时到接种点,我们只好在晚上挨家挨户去送服糖丸……”5轮强化免疫的一幕幕,和田地区墨玉县扎瓦乡卫生院院长阿布都瓦克至今历历在目,“一轮强化免疫的周期为10天,每轮活动的时间间隔为28天。在这28天中,7天用于摸底调查,7天用于疫苗接种,2天用于查漏补种,2天用于快速评估。可以说,在5轮强化免疫活动中,我们星期六、星期天都没有休息过。”

在5轮强化免疫活动中,全疆各级党委、政府层层签订责任状,将责任分解落实到人,靠前指挥;卫生、财政、宣传、广电、教育、质检、铁路、公安、民族宗教等部门通力协作,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参与,防控力度空前。

据统计,在去年脊灰疫情阻击战中,每轮强化免疫活动全区都要设立接种点2.3万个,其中固定接种点1万个、流动及巡回接种点1.3万个;包括专业接种人员、其他辅助接种人员、现场督导人员等在内,每轮强化免疫活动现场工作人员都超过9万人。

5轮强化免疫活动,除了第二轮专门针对15岁以下人群外,其他4轮都覆盖了40岁以下人群。“有的村民对多次服糖丸表示疑虑,村医就要和村干部在村民面前以身作则,先把糖丸服下去。村民看到后,也就放心了。”49岁的扎瓦乡布格达倚艾热克村村医艾买提尼亚孜说。

抱着孩子的年轻妇女布杰乃提汗说:“孩子一岁半了,总共吃了8次糖丸。前3次是正常免疫接种,后5次是强化免疫。吃糖丸能让孩子不得小儿麻痹症,我很支持。”

“政府真是下了血本”

为保证在每次服糖丸过程中不出现交叉感染,墨玉县卫生局局长王拥军想了不少办法。“最初是防保人员戴着橡胶手套拿糖丸给目标人群服用。发现这种方式不卫生后,又尝试换一次性手套、一次性勺子,还是不能解决大量人群服用糖丸的卫生问题。后来决定,在5轮强化免疫过程中全部使用一次性杯子,每人一杯,彻底地消除了交叉感染隐患。”

王拥军算了一笔账,在墨玉县,一轮强化免疫最多要使用50万个杯子,一个杯子5分钱,“5轮算下来,单是在杯子上的投入就有10万元。而这还只是强化免疫过程中一项很小的花销。为了消灭脊灰,政府真是下了血本”。

据统计,在去年新疆脊灰疫情阻击战中,中央财政投入8000余万元,该自治区财政投入5000余万元,地方各级财政投入3000余万元,提供了有力的经费保障;5轮累计为4057.6万余人次的目标人群接种了脊灰疫苗;卫生部从国家和各省、市卫生专业机构抽调专家362人次,分4批抵新疆提供技术支持。

确保不漏报一名疑似患者

在实施多轮次脊灰疫苗强化免疫的同时,新疆各级各类医务人员在近一年的时间内紧急动员,加强对疑似脊灰症状的识别能力,力图在第一时间发现脊灰患者,将脊灰传染消灭在萌芽状态。

在扎瓦乡卫生院防保科,图尔荪古丽医生的主要工作是对脊灰疑似症状患者进行日报告。“每天都要对就诊病例开展核查,一旦发现发烧、头痛、下肢无力的患者,就要通知院长进行会诊,并上报县疾控中心。若经县疾控中心确认为高度怀疑病例,就要及时采集患者的大便样本,送到自治区疾控中心检验以最终确诊。”

这就是急性弛缓性麻痹病例(AFP)监测。原本按照相关规定,这是常规监测工作。对AFP监测的零病例日报告制度从去年打响脊灰阻击战的第一天就开始执行,上至自治区级大医院医生,下至村医,都一一落实到位。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每名医生的工作室内都贴着一张急性弛缓性麻痹症状对照表格,“医院同时将这14种症状嵌入医生工作站电脑软件中。只要录入其中一种症状,电脑都会自动提示医生进行上报”。

野病毒输入危险依然存在

作为在去年疫情中首先发现脊灰患者的医生之一,朱沂表示,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确认中国已消除脊髓灰质炎,无论是医生还是普通百姓,对脊灰的认识渐趋陌生。

“去年7月24日以后的一段日子,科里陆续接收了几位从和田地区转来的瘫痪患者。”朱沂回忆,由于患者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常年对脊灰的研究使他的警觉性陡然提高,“会不会是脊灰?”最终自治区疾控中心回复的大便检测结果证实了他的忧虑——分离出脊灰野病毒株。

“在此后确诊的病例中,不仅有小孩,还包括成人。这提示防控脊灰须建立更加完备的机制。在此次疫情发生以前,对急性弛缓性麻痹病例监测只要求覆盖15岁以下人群,现在则要求覆盖全人群。”朱沂说,当前对外人员交流频繁,在输入性病例监测方面也须建立完善的网络。

翻开地图可以发现,去年发生疫情的地区均位于新疆的南疆地区,而南疆与周边国家有着漫长的边境线。“邻国巴基斯坦的脊灰野病毒疫情流行今年仍然呈现上升趋势,通过人员交往随时有再次输入的可能,对新疆恢复或维持无脊灰状态构成直接威胁。”殷宇霖说。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厅厅长买买提。牙森说,传染病 无国界。预防接种是防控传染病最经济有效的手段,是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中最基础性的工作内容。今后,新疆要实行绩效考核和责任追究制度,落实免疫规划工作一票否决制。同时,加强对AFP监测工作的督导检查,提高监测的质量和敏感性,切实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提出的“将监测系统敏感性保持在2/10万以上”的目标,为恢复我国无脊灰状态打下坚实基础。

[作者:医学教育网咨询中心    编辑:job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