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类

凤凰网美女HRD的职场晋升“圣经”

来源:HR公会独家文章
日期:2015-04-20
所谓的“职场定律”就是,如果你在35岁以后还没有上升到高位,之后便很可能会被淘汰。但是,把你拍死在沙滩上的不是更加年轻的90后、00后,而是每个人身上都有的惯性和惰性。
所以,一个人最大的职业障碍,是不愿意走出自我设置的舒适区。
                        
 
    认识李琳的人都说她天生一副“贵人相”,她自己也承认幸运之神的确对她颇多眷顾。至今,这位80后金牛座美女的职场履历极其简单——她经历了谷歌、赶集网和凤凰网。并在其中的两家任职至HRD。(似乎金牛座的人都是天生的领导者,之前我们采访的PP租车HRD杜宏、Lloyd Morgan 大中华区CEO董蕾都是大金牛座)。
    你以为她靠运气获得职场晋升?那就大错特错了。上天才不会无缘无故去垂青一个人,即便她是金牛座美女。
    2007年初,李琳拿到了中国石油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文凭,专业是英文翻译。和许许多多刚出校门、四顾茫然的“职场白板”一样,除了贴在身上的“萌妹子”标签,其它一片空白。
    “学的是英语专业,只觉得应该进一家高大上的公司,至于做什么,Who Knows?!”没有方向、没有职业规划、没有1年以上工作经验……迷茫的李琳向联想和谷歌同时发出简历。
    早已见识了师哥师姐找工作的不易,应聘前李琳已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结果却令她大跌眼镜——她拿到了两个Offer!联想的岗位是总裁助理,谷歌的岗位是人事行政助理。
    亲友大多倾向让她选择去联想,因为谷歌刚进入中国,又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而联想那时已经是业界“大佬”,并且待遇也不比谷歌差。
    于是,李琳尝到了她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甜蜜抉择”——两家公司都符合高大上的标准,不同的是,谷歌是外企,联想是国企;联想给出的Offer貌似更有诱惑力,谷歌办公环境也很诱人……
    关键时刻,金牛座的特质和天生的领导者判断力发挥了作用。
    在谷歌,面试李琳的是陶宁。此人当年是谷歌中国区总裁李开复的特别助理,现在是创新工场的COO;她追随李开复多年,在微软时期就是开复的得力干将。面试时李琳壮着胆子问了陶宁一个问题:您作为成功女性的典范,有什么成功秘诀吗?
    陶宁这样回答她: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永远往最新兴的行业走!
    正是这句话让李琳选择了谷歌,也正是这句话让她日后加入了赶集网、凤凰网。
    HR公会认为,即使成功有其偶然的成份,但其达成的前提必然超越常人的卓越。事实证明,无论是当初的谷歌、赶集、现在的凤凰选择了李琳,还是李琳选择了它们,结果都是双赢的。
    问:不是人力资源科班出身,却选择去谷歌做HR,在那儿的三年你是如何开始、主要做了什么?
    李琳:当时谷歌新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我主要负责这家公司的人力资源和行政工作。它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在谷歌这种大型外企公司,有非常好的平台,尤其对我这样的“门外汉”来说,学到了外企先进的人力资源管理理念,了解了一家大型、成功的企业其内部的HR体系是如何运作的。
 
    问:你现在怎么看自己当时的第一份职业选择?
    李琳:第一份工作很重要,要慎重选择。不一定是外企,但公司的体系、制度要健全。作为HR,刚刚毕业如果有机会选择这样的公司,很可能会改变你的一生,从以后的职业发展角度讲,这样的公司就是兵器库,十八般兵刃样样齐全,你需要做的就是熟习各样兵器的作用、如何使用它们。而且这样的企业里员工职业素养很高,做事情有他们自己的一套方法论,和这些人成为同事,也能学到很多,就像你的导师一样。
 
    问:在谷歌三年半,等于你在任何一家小公司十年经历。
    李琳:我觉得站在巨人肩膀的上看风景,会看得更高更远。
 
    问:所以接下来在赶集网的2年多,你把在谷歌学到的全用上了?
    李琳:是的。在谷歌的经历告诉我,什么是好的人力资源管理体系、什么样的制度能够帮助企业健康发展……但并非“拿来主义”,而要根据业务性质、企业发展阶段、人员结构进行合理规划。
 
    问:在谷歌打下的基础,正好应用在赶集网,这个过程顺利吗?
    李琳:事实上并不顺利。赶集网是一个分类信息网站,类似电商,多数的销售人员学历不高,这个过程很痛苦,从谷歌到赶集,有点儿像“白富美”到“屌丝”的反逆袭。
    作为一个创业公司,赶集的人事体系、制度不仅没有体系,连基础数据都错误百出,有一些员工甚至错发了几年的工资。比如,它的薪酬以前是一位行政经理在做,我第一个月接手时,两天没回家,非常崩溃。
    刚到赶集时,没有成型的HR部门,缴纳社保、取社保卡这类基础事务性工作都需要自己重新开始做。直到现在,我对各种人事数据表格都特别谨慎、敏感,都是在赶集那几年锻炼出来的。
 
    问:离开谷歌以后,为什么不进同类的外企,却选择了赶集网?
    李琳:很多当年的同事离开谷歌后,多数都去了诺基亚、西门子这样的外企,好像我是唯一一个去民企的。当时我的家人朋友都不理解。但是我很冷静,其实就是当年面试我的陶宁的那句话影响了我——永远往最新兴的行业走!
    赶集当时规模并不大,办公楼也破破的,连办公电脑都不好用,完全不能和谷歌比。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我是个喜欢接受挑战的人,也愿意吃苦,希望为自己创造一些新的发展机会,我认为这种机会是双赢的,既可以让公司发展,也能自我发展。
 
    问:进入现在的凤凰网是2012年,这期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李琳:在凤凰网两年是我最累的两年,因为我来的时候刚好经历了凤凰从传统媒体到互联网公司转型,这个转型其实很痛苦,尤其对于HR部门来说。但也很有挑战,我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
    如果说在谷歌做的是贴瓷砖的工作、在赶集是建房子的工作,但在凤凰做的是把原来人家建好的房子推倒重建,这相当于一次涅槃重生。
我现在的感触是,任何的创新都比不过在原有基础上推倒重来,例如绩效考核,要做真正的绩效管理,相当于在孙悟空的头上烙一个紧箍咒,反弹一定是很强烈的。
    再比如原来HR部门是不参与面试的,业务部门说我只给你走入职流程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不可以,HR一定要参与到面试,无论是电话面试还是面对面的面试。那么给我自己的挑战,最重要的就是我们自己的HR,是不是有能力面试,是不是足够了解业务部门的需求。类似的挑战很多。
 
    问:你怎么看职场中的机会?
    李琳:首先,机会不会随便眷顾一个人,第一次的机会可能是偶然眷顾,但之后要看你能不能把握住。这一次把握住,下次可能还会来,有点儿像吸引力法则。如何把握?包括在当时所处的环境中是否有所思、有所想,是否愿意主动接受改变。改变会很痛苦,而且不一定成功,但不改变,机会就会飘走,从此不会再来。
    其次,第一家公司很重要。我的建议是选择一家大公司,培养你的想法、你的理念,包括的主动做事的能力。外企很考验主动做事的能力,还有一个人的全局观、持续学习能力、敢于冒险精神和逻辑思维能力。
 
    问:还有一点是成名要趁早!
    李琳:哈哈哈,是的。在外企有条看不见的定律,35岁以后如果你没有上升到一个高位的话,之后很可能会被淘汰。尤其是每个人都有惯性和惰性的,刚开始为了学习新事物,很多人都很勤奋,但在职场混久了,掌握了一些偷懒的技巧,就没有了最初的冲劲和激情。所以,一个人最大的职业障碍,是不愿意走出自我设置的舒适区。
[作者:程海涛    编辑:阮玉霞]